果果果果菓子

上帝与他的五个女性灵魂

青灯璃:

A.
上帝说,这个国家的女科学家太少了,为什么不多添一个呢?
上帝在创造这个女科学家时,往她的灵魂里浇灌了智慧、善良、美丽、乐观、慷慨、钻研精神等等,一切女科学家该有的优点和特色,毫不犹豫地添加。
这个灵魂在母亲的子宫里住下了。


成长十个月,诞生,是顺产。
第一声啼哭后,她在这个世界上只听到了短短几句话。
“生的是个女孩。”
“什么?是个女孩?”
这位未来的女科学家被一位年长的女性,用一把香灰捂死了。
小小软软的、血和羊水还没有来得及擦干净的尸体扔进湖里,生下她的母亲都没来得及抱一抱她。


B.
上帝不气馁,他又按照之前的比例,做出了一个卓越的女科学家灵魂。这一次他有了经验,将这个灵魂安放在了一个普通的家庭。
这个灵魂原来很安全,顺利地出生,是家里唯一一个女孩,前边已经有一个哥哥了,所以没有年长的女性用香灰捂死她。
她表现出了惊人的天赋,识字、识图、说话,远远地胜过她的哥哥。
然而。
“女孩子读那么多书干什么?还不是要嫁人生孩子?回家干活去!”
这位未来的卓越女科学家,上大学的计划胎死腹中。
未来的卓越女科学家不气馁,自己买了书,要自学,靠自己的力量汲取知识。
但是后来她被家里安排着早早嫁了人,生了孩子,还是男孩子。
她不得已,妊娠之后的痛苦、喂养孩子的繁琐、夫妻间无休无止的争吵,让她终于,不得不,将书锁进了柜子里。
这位未来的卓越女科学家,成为了一个普通人。


C.
上帝说,事不过三,我的材料也还有,再做一个吧。
这一次他精挑细选,在这个国家里找了一户富裕的人家,夫妻俩都受过高等教育,这个灵魂会有成就的。
上帝又一次配好灵魂,一如既往,善良、美丽、智慧、好奇心、钻研精神、乐观,等等等等美好的品质。
果然,未来的卓越女科学家顺利成长,表现出的惊人天赋让她的父母欣喜若狂,不惜一切代价让她接受最好的教育。
她美丽,聪明,善良,一路成长,保送的机会、出国深造的机会轻而易举送上门来。
她获得成就,受到学术界的认可。
但上帝忽视了什么。
但是她乘坐飞机回国,夜里打车回家时,被司机杀害。
上帝实在想不通,他看着这个国家报道的新闻和下面的评论,无数人狰狞嘴脸,在论坛上大肆泼洒脏水,“谁让她长得漂亮”“谁让她穿裙子”“这个司机真是可怜”“她明明也有爽到吧”
上帝意识到,他把“美丽”倒得太多了。
但美丽不是好的品质吗?在他的试剂瓶里闪着温柔、梦幻、无法用语言描述的美好的颜色。
是错的吗?


D.
上帝吸取教训了,将“美丽”的比例降低了一些,再次把这个灵魂送到一个良好的家庭里。
她顺利成长,出国留学,似乎真的是因为“美丽”没有那么突出,她躲开了打车时被杀害的命运。
真的如此吗?
一个亡灵跟在她身后,握着她的手,提醒她,把脸藏进口罩里,不要化妆,不要穿漂亮的花裙子。
——不然会被杀的。
——被语言羞辱、被殴打、被玷污、被用刀子划开血管。
——会被杀的。
她在梦里恐惧地裹紧身上的被子,出席任何场合都不打扮,看起来毫不起眼,坐出租车时拍下车牌号,一路和朋友报告地方。
她在生命的第二十一个年头,还是走上了和她身后跟着的亡灵相同的末路。
卓越的女科学家,还没有结束她的研究进程,能拯救万千病人于水深火热的特效药还没有开发出来,却因为好心送孕妇回家,被孕妇的丈夫杀害。
她长得不漂亮,裹得严实,可她年轻。
她是女孩子。


E.
上帝想不通了。
“美丽”不能多也罢了,但如果“善良”必须少,这要怎么创造出一个卓越的女科学家?
可是他的制剂也不多了,什么“美丽”“善良”“好奇心”“智慧”“乐观”“钻研精神”“慷慨”……这些闪着梦幻光芒的试剂都只剩下小半瓶。
上帝觉得疲惫,将制剂兑了水,混合着“懒惰”“贪吃”“嫉妒”等等,又做出了一个灵魂。
是很普通、很普通的灵魂,还是一个女孩子。她被安置在了一个普通的、不是那么好的家庭里,成长的环境也毫无特色,培养不出什么科学家,也培养不出什么杀人魔。
她活到了现在。身后跟着一个小小的婴儿、一位郁郁而终的母亲,一双死于非命的女科学家。
四个飘荡的亡灵祈祷,想让她顺利地、好好地活下去。
她们不询问上帝,为什么还要让这个灵魂生为一个女孩子。
郁郁而终的母亲抱着窒息而亡的婴儿,死于非命的女科学家手拉起手。
她们说,当一个女孩子是很好、很好的。


——是你吗?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愤怒和悲怆之下写出的文字,没有特指,不知所言。

评论

热度(327)